Wednesday, July 29, 2009

五年计划-我响往


今天不谈国事,不谈家事,不谈政治,抛开现有的乱像,今晚谈谈‘风月’。

几年前还在英国求学的时候就告诉自己,我的欧洲行一定要去到希腊。不为什么,只想看下古老的神殿,奥林匹克的发源地,Plato, Socrates的国度。
在英国求学第二年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来自希腊的朋友,他把希腊说成天堂一般,更是加深了我要到希腊的决心。
求学打工赚钱,欧洲行成行了,可惜的是希腊不在旅程当中。
其实希腊之行在回来之前已经在欧洲行2的计划之中了,甚至连机票住宿也已经订了。
奈何,因为那时候家父中风,非得赶回来不可。我的欧洲行2计划就这样告吹了。

前一阵子,有朋友问我想去什么国家。我想了想,我要在我有能力背得起那几十公斤重的背囊,能够每天从早上9点步行游玩一个地方直到半夜12点的时候到希腊去来一个背包之旅。

我响往,悠哉游哉的坐在希腊一个小岛存白色墙蓝色屋顶的旅馆,喝着希腊咖啡,望着蓝蓝的爱琴海,蓝天白云享受着温和的阳光。

我响往,一个人,从早上起床就去体会下爱情海的渔夫卖鱼的情况,买点小鱼,然后在街上喂喂到处都是的猫猫。然后圈岛走透透。

我响往,带着我的相机,把爱情海,把街上的猫,把白墙蓝顶的屋子摄入我的镜头。

我响往,那些没有经过事前计划的爱琴海假期,今天喜欢就多留一天,明天想去另一个小岛就搭船到哪一边。

我响往,带着一颗考古的心,去看看Plato曾经说过的地方,去看看民主的发源地,去了解民主的意义。

我响往,我会努力,希腊我五年内要到达的目的地。

(图为郭正佩著的希腊。村上春树。猫和两棵会吃肉的草。。。)

Friday, July 24, 2009

明福的价值

赵明福,七月十六日之前,你我都不认识这号人物究竟是谁。
赵明福,七月十六日之后,成了举国上下几乎每个人都认识的政治人物。

可悲的是,一位政治彗星还未来得及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已经陨落了。陨落的巨响却震撼许许多多人的心扉。小辣椒张念群魏她声泪俱下;刘天球为他怒不可竭;上司欧阳捍华为他暗然落泪,心生愧疚;他的家人,肚子里怀着他的骨肉的未婚妻更是哭断肝肠。

我不知道明福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调查报告还未出炉之前,总警长用内安法令叫我不要先入为主,胡乱猜测明福的死因。那我就不猜测明福为何死,如何死。明福的离世,掀起了千层的浪花。他死不死的值得,我愿以三个角度剖析这颗政治彗星陨落所带来的影响。

第一,政治上的影响。明福坠楼前,民联正值多事之秋,刚刚经过了两次信心危机。正当信心危机的伤口等待抚平的时候,又发生了雪州民联议员间互揭苍疤,相互呛声。让人感觉到这个初生的政治联盟处在频临分裂的地步。这时雪兰莪反贪委会突然间一反常态自发的查起几位让人觉得最不可能贪污议员。一连串的行动中,赵明福被带走,隔天离奇的卧尸反贪委会楼下。明福的死就恰好发生在这个关键点上,好像一帖灵药般,让民联三党的伤口迅速愈合,团结一致地枪口对外。

除此之外,明福卧尸反贪委会,造就了不少选民对国阵的厌恶。反贪委会那种大鸡只吃小米的态度,不查涉及以亿为单位的巴生港口案,不查千万基宫,只查那只涉及几千令吉,连真正的调查方向也没有的选区拨款。就算我们怎么不去胡乱猜测都好,选民都会把这种举动当成政治举动,反贪委会已经成为国阵政府的臂膀。首相纳吉上任100天的高支持度势必被这起事件拉低不少。

雪州政府被查,赵明福本来就是政治人物,整间事情从一开始已经是一项政治举措了。我不知道那些高声呼喊不要政治化明福事件的领袖怎么想。但是在政治上,无论这起事件怎么去政治化都好,民联在政治上因为明福而团结,国阵在政治上因为明福而吃亏了。

第二,对法律与人权的影响。星期三的内阁会议,在舆论的压力之下成立了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反贪委会是否在明福事件上涉及滥权。姑且不论皇委会没有权限调查明福死因的恰当性。但是无可否认的,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将会给于反贪委会这个由前首相卸任前匆忙要留下政治遗产的‘新兴’执法机构,在执法调查时所需要遵守的规范。

警察部队的调查程序时常引人诟病,在刚刚出炉的人民之声人权报告中,单在2008年就有13宗扣留所死亡案件,平均一个月就有一人死在扣留所中。我们不希望类似古甘的受害者会出现在反贪委员会里,当然我们更不希望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明福的出现。奈何,同和明福一起被扣查且活着出来的加影市议员陈文华,披露了反贪委会盘问手法是如何的违反人权。深夜,连续长时间,站着4个小时接受盘问,精神上的虐待与折磨,如果不是受过训练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应该没有多少人受得了这种精神上的折磨。

此外,有些法律虽然存在着保障我们的权益,可惜的是执法机构有时却选择性,故意的忽视该项权益的存在。在明福事件中,最于明显的就是明福与陈文华的律师都被拒于门外。联邦宪法第5条,刑事程序法典第28A条文皆列明了每位被扣查人士拥有法律咨询的权力。可是遗憾的是反贪污委员会选择忽视这项联邦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反贪委员会在翻查欧阳捍华的办公室之时,曾经要求官员出示身份证明,可是也被官员用一些烂理由推搪了。在2008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8条文就清楚地要求反贪委官员必须出示身份证明。这其中绝对涉及程序不当的成分。

第三,民众对自己权益以致整个制度的醒觉性因为明福的死提高了。一命掀起千层浪,民众对整个查案的程序都心存狐疑。明福如何死,为何坠楼,坠楼前发生了什么事等等,有了无限的猜测。同时间,也唤起了民众对权益的认知,与法律保障更多权益的需要。这些年来,多少个人好好的走进扣留所,却冷冰冰的被抬出来,可是后续都没有动作,民众的态度就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可是明福的死,触发了民众的神经,意识到这不是种族的问题,这是整个制度的问题。昨天是发生在古甘的身上,今天发生在明福的身上,难保明天不会发生在你和我的身上。我们必须要在更多受害者出现之前,立法保障我们作为人本来就应该有的权力。

明福走了,但是他是否走得有价值?有人都说,搞政治赔上一条命,不值得;也有人说,一条人命来换取这些东西,这个代价太高了。我说,如果明福这条命能够换来民联的团结,法制于人权上的偏差被纠正,权益进一步被保障,明福这条命:无价。

Thursday, July 23, 2009

Police Raja di Malaysia

video

just received an email containing the disturbing video. It shown how brutal the police in interrogating the accused. After watching the video, i'm not surprise at all why there is so many death in custody. I know why Kugan suddenly passed away in police custody.

Is MACC learning the skill from the raja? and make it even better? threatened to throw from 14th floors? it up to you to draw the necessary inferences.

Friday, July 3, 2009

败家子

1999年大选,回教党,共政党,行动党,人民党四党合组替代阵线。在安华被捕效应之下,回教党与公正党皆创下辉煌的战绩。唯独行动党在马华大力渲染回教国一事之后,遭遇了创党史上最惨痛的挫败。强如林吉祥,卡巴星也被拉下马。牲畜多席的回教党那时并没理会盟党的死活,肆无忌禅地大力宣扬他的政治野心--建立回教国,以致行动党在2001年为保住基本票,愤然退出替阵。

回教党的趾高气扬,加上当时的新首相效应,导致替阵溃败,退出替阵成功保住基本票的行动党得以重整旗鼓,林吉祥重回国会,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回教党的神权治国论在1999年和2004年的大选把非巫裔选票全都败光了,成了名副其实的在野党败家子。

经过2004年的溃败,一番卧薪尝胆后,2008年大选,回教党不再执迷于回教国论述,却以全民回教党形象出征。败家子仿佛已经洗心革面,真正的长进了。对回教党来说,308大选的意义不只是能够多掌两州的政权,国会议席大大提高那么简单。华印选民在308大选已经不惧怕回教党候选人,首次把手中一票投了给回教党。

308以后纷纷嚷嚷了一年余。踏入2009年中旬,回教党大会上,回教党主席与树立主席公然与民联支持者痛恨的巫统眉来眼去,大谈联合政府。顿时伤透了不少民联支持者的心,更让不少在308大选投票于回教党的选民觉得被背叛了。

民联大头好不容易坐在一起把联合政府的信心危机达到一个共识。未几,回青团似乎仍对这场人鬼殊途的政治联姻念念不忘,在另一边厢突然向巫青团伸出橄榄枝,提出‘知性讨论’,欲以一个迷你回巫会谈的形式和巫统合作。此举乐坏了巫青团长凯里,那边吓死了同与凯里来自森美兰的社青团长陆兆福。

远在北方由回教党执掌的吉打州宰猪场被拆,两间华人神庙部分被拆除,50%房屋固打不只让人民怨声载道,盟党议员更是大动肝火。这些政策与举措,让在308大选投票于回教党的非巫裔选民冷了一大半。在失去了由开明派回教党领袖领导的霹雳政权后,回教党在下一届大选如何说服选民继续支持回教党,真的是很考民联领袖们的政治智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回教党的败家子性格在民联江山经过2004年的江河日下到2008年夺过半壁江山后,败家子依然是败家子,似乎非要败完非巫裔选票方肯罢休。如果民联下一届大选无法更上一层楼,甚至兵败如山倒,回教党这个败家子绝对要负上相当的责任。

稿刊于风云时报